您现在的位置:海安县 >> 海北幼儿园>> 教育科研>> 故事分享>> 正文内容

小蜗牛不见了

文章来源: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:2019年08月10日 点击数: 字体:

上午户外自由活动时段,小琪和航航连蹦带跳地来到我面前,一边拽住我的手,一边兴冲冲地喊道:“武老师,武老师,快!我们带你去看宝贝!”跟随两个小家伙至草丛和跑道交界,我定睛一看,所谓“宝贝”原来是正吸附地面露头缓行的小蜗牛。

琪琪、航航面对蜗牛手舞足蹈的兴奋模样,引得愈来愈多小朋友驻足围观。“哎呀,不能让它在这爬来爬去,它会被人踩死的!”豪豪忧心忡忡。于是,围绕“小蜗牛住在哪儿好”,大家七嘴八舌地商量着,最终一致决定带其到教室安家落户。

在接下来的区域游戏时间,孩子们三五成群细细打量蜗牛,不时地对其咧嘴微笑。建构区的幼儿自发地搭建“蜗牛之家”,美工区的幼儿尝试运用太空泥制作蜗牛,科学区的幼儿询问我能否借用放大镜来观察蜗牛。小蜗牛俨然成为班宠。

下午餐点时分,由众人推选出充当蜗牛“一日妈妈”的小琪焦急地呼唤我:“武老师——你快来——大事不好啦,小蜗牛不见了!”什么,萌宝蜗牛不见了?乍闻此消息,小朋友们簇拥着蜗牛的“家”——塑料罐,你一言,我一语,争相猜测蜗牛消失的原因。

在游戏分享环节,不少孩子表示,他们在草丛中、沙土里、滑梯内等认为蜗牛喜爱的地方寻找,都不见小蜗牛的踪迹,心情沮丧。豪豪抱住我:“武老师,小蜗牛去哪了呀?它是不是不喜欢我们?”我微笑着轻抚豪豪的小脑袋,分发彩色小方形纸给小朋友们,请他们回家与家人通过交流讨论、上网搜索、查阅资料等多途径,以绘画、剪贴、填写等形式完成自制的调查表。

晚上,班级微信群异常热闹,家长们争先恐后地晒出署有自家宝贝姓名的调查表。瞧见孩子们猜测小蜗牛“想家就去找妈妈了”“被外星人劫走了”“觉得自己的粑粑太臭了,出去玩”“去逛超市”“变身成奥特曼去打怪兽”等等,我莞尔一笑。帆帆妈妈发消息:“武老师,我可以在后面附张纸吗?他(帆帆)把小蜗牛消失讲成了好长的故事,非要我记下来,说是明天分享给小朋友们。”萱萱妈妈附和:“我们家那个啊,编了好多蜗牛歌跟蜗牛舞。”还有家长在朋友圈表示,心血来潮与儿子合作画蜗牛,被吐槽“想象力不丰富”太扎心,令人忍俊不禁。

翌日早晨,优优手捧一大纸盒入园:“武老师,武老师,我妈妈找到好多好多小蜗牛,让我带来给小朋友们看。你快帮我给它们弄个家吧,它们在盒子里会不会闷死啊?”我打开盒盖,豪豪、小琪凑上前:“哇~好多蜗牛啊~哇,它们好小!”闻言,正在摆放桌椅、照顾花草以及进班签到的孩子们,都向我们聚拢。小琪手指这群蜗牛,昂首高声道:“我就说小蜗牛是去找好朋友了!看,小蜗牛带来这么多好朋友!”

大家商议“怎样饲养蜗牛而不致其消失”,众说纷纭。面对“建游乐场”“让机器人来和它们玩游戏”“把它们妈妈找来”等方法,优优着急了:“不行,不行,这些办法又不好弄,我妈妈辛苦捉的蜗牛也会不见的!”“我有好办法!”帆帆提议:“我们分组来照顾它们——选几个人来喂它们吃东西,选几个人给它们打扫房子。”这一主意旋即得到全员的赞同。“我有一个问题,小蜗牛吃些什么呢?”我适时提问。孩子们纷纷表示,需要回家做调查。于是,我再次分发彩色小方形纸供其以多种方式记录调查过程及结果。

隔日,萱萱也带来数只蜗牛,希冀置于教室饲养。经集体讨论,小朋友们建立了观察组、喂食组、清扫组等,明确各组成员,推举选出组长。我倡议各组罗列所需辅助物品的清单,并思忖如何搜集相关物品。此外,我在科学区增加放大镜的数量,投放深色托盘、面纸、水彩笔和便利贴,且结合当前主题“美丽的春天”,在阅读区投放一些融合蜗牛与春日内容的儿童绘本,配以《蜗牛和黄鹂鸟》、《快乐的小蜗牛》等歌曲。储老师也根据小班幼儿的年龄特点,打印若干蜗牛的真实照片和简笔画图片,投放至美工涂色区。对于区域新增的一系列材料,孩子们表现出浓厚兴趣。

之后,我发现,相较于其他班级、年级,我班幼儿对昆虫、植物以及大自然、园所的变化更为敏感,相继生成有关金鱼、鸟、鸡、蚯蚓、雾、冰、环保等的主题活动。毫无疑问,这与我们在生活中的有意引导有关,与“蜗牛为什么不见了”探究过程有关。

反思:

好奇为孩子的天性,这一天性是促进儿童对新事物进行观察、探索而获得经验的一种原始内在的冲动。对于幼儿而言,周围的世界神秘、新鲜、美妙。现试行的《幼儿园教育指导纲要》指出:“幼儿园要充分利用自然环境和社区的教育资源,扩展幼儿生活和学习空间。”著名教育家陈鹤琴先生也强调“活的教育、活的题材”,表示“要到田间去,大自然、大社会就是活教材。”由此可见,幼儿园课程应来源于儿童的生活,从儿童的兴趣出发,以游戏为主要活动方式去发现、开展。

当儿童对蜗牛产生好奇心理时,我抓住这一契机,没有借助图片、课件等直接向其介绍蜗牛,而是鼓舞孩子们主动实践,即通过结伴寻找、交流讨论、查找资料等方式初步感知蜗牛的生活习性,满足其探究欲望——契合我国教育家、思想家陶行知的“生活教育”理论精神,引领孩童按照自己不同于成人的独特方式进行探索、感知、想象、成长,解放他们的头脑、双手、眼睛、嘴巴、空间和时间。

至于小朋友们在不同的区域展开有关蜗牛的活动(观察、泥塑、建构等),以及在猜测“蜗牛去了哪”时,有的创编故事,有的创作歌舞,有的画蜗牛等等,无不体现出认知心理学家、教育心理学家霍华德·加德纳的多元智能理论:每一个体的智能各具特点;个体智能的发展方向和程度受环境和教育的影响和制约(例如帆帆妈妈记录帆帆讲述的故事,小宝爸爸陪同小宝画蜗牛,优优妈妈有意识地捕捉蜗牛等);各种智能是多维度地、相对独立地表现出来而非以整合的方式表现。

作为幼儿活动的观察者、支持者、合作者、引导者,我们不失时机地将一些相关材料投放到各区域,并且鼓励孩子们经集体讨论及亲身实践而归纳出自己所需要的材料,促进他们在捏捏、画画、观察、对比、记录、搭建、阅读、表述、表演等过程中,发展思维、想象、表达、创造、合作等能力。这与前苏联教育心理学家利维·维果斯基的“教学必须走在发展的前面”及“最近发展区”观念不谋而合。

其实,幼儿教育非常简单、朴实——社会、自然、生活都是课程资源,幼儿的学习活动随时随地会发生。其中,幼儿在活动中表现出来的兴趣和爱好是重要的课程资源,诚如美国心理学家、哲学家、教育家约翰·杜威所言:“实际上兴趣只不过是对于可能发生的经验的种种态度;它们不是已经完成了的东西;它们的价值在于它们所提供的那种力量,而不是它们所表现的那种成就。”

我们教师将幼儿的兴趣看作推动其进一步探究与学习的力量,以伙伴的身份与之探索,积极搭建共同学习的平台,便能促进他们在师幼互动、幼幼互动中不断积累新经验、新方法,在互相学习中共同提高。此举也映衬维果斯基社会文化理论的中心思想:儿童借助其文化工具,通过积极参与社会互动建构文化知识。他们需要动手操作的经历以及教师的支持。

[打印文章] [添加收藏]
更多
上一篇:嘿,亲爱的小鱼[ 11-18 ]
下一篇:没有了!